首页 网络剧剧情正文

《走向共和》剧本是否属于是典型的伪劣文艺产品?——电视剧《走向共和》批判之三

wangchaowh 网络剧剧情 2021-06-11 01:00:09 1 0

《走向共和》剧本是否属于是典型的伪劣文艺产品?——电视剧《走向共和》批判之三

  本来,笔者是打算在“电视剧《走向共和》的批判之二 ”中去讨论李鸿章投降主义军事外交路线的形成原因的 ,但是,今天,笔者偶然在朋友处看到了《南方周末》上刊登的一组关于电视剧《走向共和》的创作、出品和评论的稿件;当然 ,笔者又在该刊的下部看到了那位从极左史学观跳到极右史学观上的袁某的一篇关于近代史人物的评论,这是为袁世凯评功摆好的文章,袁某这个两面人好象已经把“翻案”当成了自己晚年的健身游戏了 。由于篇幅原因 ,笔者这里将袁某为袁世凯翻案的妄图忽略,反正,此人目前还只是处在蠢蠢欲动期间 ,他目前还暂时没有“明火执仗”地去为洪宪皇帝袁世凯翻修装新!据于以上原因 ,笔者本篇打算再次讨论下《走向共和》的文艺创作问题。下篇,笔者继续探索李鸿章对外投降主义的军事外交路线的形成原因。

  一,经济领域里的伪劣水货现象 ,同样可以反映在思想文化文艺领域之中

  物理学中有一种反对称的手征现象,就是在阴阳对待平衡的宇宙原则中,物质微观领域中的物质存在往往都是反对称存在的 。

  而人类社会中的精神文化与物质文化现象的彼此关系是怎么样的呢?笔者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 ,在人类的文明文化社会领域中,人类的精神文化现象与物质经济现象是正对称结构关系!这就是说,人类社会中的物质经济运作情况 ,基本上将在人类的精神文化领域中呈现出正对称性表达。究竟这其中的缘故是为什么呢?限于篇幅,笔者这里就不多谈了。笔者这里只提示一点这种精神文化与物质经济现象的正对称的产生原因,这就是 ,因为人的生命的精神与肉体的不可分原则,造成了人类这样的精神文化与物质经济的正对称反映表达 。

  笔者认为,我们分析判断人类文明中的思想文化现象的是非标准 ,其实并不复杂 ,只要我们基本弄清楚了人类文明中的物质经济运作的基本规律和是非原则,那么,我们就可以基本按照这样的认识标准去分析判断人类文明中的思想文化运作规律和是非原则。这就是说 ,我们如果要判断一些归属于人类思想文化领域的文艺作品的生产 、出品、传播内在规律和价值是非,我们基本上可以根据现今商品经济中的经济运作情况及其标准去参照判断。

  笔者这里需要要提示一点,笔者这里探索的这个文艺运作和价值判断原则 ,与目前西方的“文化工业 ”观毫无关系 。目前来自于西方的“文化工业”观,是以西方一贯的一元偏执哲学思想为自身理论基础的;相比之下,笔者的这种人类文明中的精神与物质的正对称原则 ,则是完全根据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太极阴阳哲学原理去确立的 。

  我们可以这样判断说,凡是在人类经济领域中所要反映出来的“偷窃、假冒 、伪劣、欺诈”等一系列丑陋现象,基本上都可以在人类社会中的思想文化和文艺领域中所对称反映表达出来!

  二 ,《走向共和》剧本是否应属于典型的“伪劣 ”文艺产品

  笔者以前有过写作剧本的阅历,所以,笔者在看电视剧《走向共和》的时候 ,立即发现了该剧本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1 ,《走向共和》的剧作者对中国近代历史的发展脉络非常不熟悉,明显看得出来,剧作者理解中国历代史事件和人物 ,是“生吞活剥”和“消化不良”的,所以,该剧在反映和表达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的时候 ,剧本的故事发展显得极其“坑洼不平 ”,该剧本刻意为李鸿章翻案,却又不去交代之所以造成李鸿章背上“卖国贼、汉奸 ”臭名的一些主要历史事件 ,这样,剧本如此这般的“坑洼不平”缺陷,又反过去造成了该剧只好以采取硬塞进许多鸡毛蒜皮的小情节去充填电视剧剧情之中的闲空问题 ,这又更加加重了整个《走向共和》的“坑洼不平” ”与“磕磕绊绊”问题。大家想想,《走向共和》的这种编剧情况,像不像一些技术下流和资金不足的建筑装修公司 ,在承包一些重大工程项目的时候必然会出现的弄虚作假和以次充好的施工现象那样?!

  2 ,《走向共和》剧本有很明显的投机取巧问题。一些评论者说,电视剧《走向共和》以其“新颖”的历史观引起了社会巨大关注,所以 ,该剧是“成功 ”的 。笔者认为,目前,中国文艺领域中的确存在这种不择手段而力求“打响”的现象 ,这其中的缘故究竟是为什么?我想,这并不复杂!经济领域里有工人 、农民、科学家、工程师 、商人 、企业家等,那么 ,思想文艺领域里同样存在这样的“文工、文农、文商 、文匠、文企业家、文科学家”等对称现象。这就是说,既然经济领域里存在偷奸 、耍滑、偷盗、假冒 、伪劣、欺诈、杀人越货 、行贿、贪污等,那么 ,在文艺领域里也必将必然出现对称表达!比如,现在经济领域里试图以次充好去赚大钱的奸商不少;又比如,前不久 ,一个不甘于长期呆在乡村而老死蓬蒿的青年人 ,就跑到北大清华去爆炸了两颗炸弹,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出名。这就是说 ,既然物质经济领域里存在为了利益而以次充好的奸商及其希望自己出名去搞爆炸的爆炸犯,那么,文艺文化领域里同样也有这样的“文奸商 ”和“文爆炸犯”!《走向共和》的剧作者究竟是重大历史题材的文艺探索者 ,还是文艺奸商或文艺爆炸犯,我想,还是让观众去自己判断吧!

  3 ,《走向共和》是否有政治投机的问题 。现在的大奸商,几乎都很懂政治,他们最大的本事不是自己精通业务 ,而是很会钻营一些政治窍门。《走向共和》之所以敢翻李鸿章的案,正如某位“历史学家”说的那样,是根据近20年来的政治动向和翻案历史学术情况而出现的。同样 ,按照一般人判断 ,像这样敢于歪曲历史基本事实去为李鸿章翻案的作品,如果没有蹊跷的政治背景,那是不可能的 。以前极左 ,现在极右,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就是现在一些人从纯粹政治意识形态角度上去理解的“改革 ”。经过2003年5越8日《南方周末》的“《走向共和》内幕故事”一文 ,我们才知道,《走向共和》是经过了湖南省委领导、中宣部文艺局领导 、中国重大历史题材影视领导小组的戏剧策划和审定才通过了的。这种文艺人不按照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去自由创作,且试图通过政治门路去走捷径的文艺现象 ,是不是与现今经济领域里的“摸着政治门路发大财”的奸商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处,这,还是让大家去判断吧 。

  三 ,《走向共和》是怎么样伪劣生产出来的?

  感谢2003年5月8日《南方周末》的“《走向共和》内幕故事 ”一文,让我们知道了《走向共和》的剧本是这样创造出来的。原海南出版社主任刘文武辞职办起了“同道文化公司 ”,专门从事影视制作 ,他和中共湖南宣传部副部长郑佳明及其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主任高建民等人策划和组织了这次的《走向共和》创作 ,剧本主创人员他们临时搭起来的写作班子,湘剧专业编剧盛和煜是这个创作班子中的主力。他们是怎么样进行《走向共和》的呢?这个以前并不了解多少中国近代史的创作班子在1999年一年的时间中阅读了6000万字的各种中国近代史资料,第二年 ,也就是2000年就开始了文学剧本的创作,2001年10月就开始了《走向共和》的电视剧拍摄 。2002年下半年就收镜了 。

  不知道了解了以上情况以后,读者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如此这般的创作情况 ,这《走向共和》如果都还不是伪劣文艺产品,恐怕今后就不会再有什么伪劣文艺产品了!

  一年的时间,编剧盛和煜和张建伟两人要阅读和理解6000万字的中国近代史资料!且要在今后的一年的时间中创作出59集的电视剧剧本。天啊 ,这是严肃的文艺创作么?!这,不就是一次伪劣文艺产品的生产过程么!6000万字的资料,相当于240本25万字一本的书籍 ,两个以前对中国近代历史并不知道多少的剧作者,居然要在一年的时间内阅读完,那么 ,他们平均每一天半的时间就必须阅读完一本书 ,还要理解清楚这其中的内容。这中国的电视剧文艺领域,到底是出了天才文艺作家了,还是出了文艺奸商了?!这 ,难道人们还不清楚么!

  四,文艺领域应该“打假”了

  近年来,像《走向共和》这样的突击文艺作品 ,且通过打通政治门路去推销伪劣文艺产品的事情,还不少!笔者就亲自问讯过一个高产作家是怎么样生产出那么多作品的,这位作家告诉笔者说:先通过各种人情关系和“糖衣炮弹”打通中共宣传部文艺局的人或者出版局的官员 ,然后,你就开始组合资料,基本上可以三个星期就出一本书 。制造原理是这样的 ,就是把一些别人的作品剪裁成短小段落,如果你水平高点,就把别人作品的创作骨架整理出来 ,然后 ,就像修房子那样根据书商的需要去凑局,很快,你就可以出一本书的。

  文人少有把自己看成是思想文化领域里的普通劳动者的 ,他们普遍认为自己是人上人的灵魂工程师,但是,纵观近现代一些文化人 ,他们其实就是思想文化和文艺领域里的奸商和伪劣产品制造者,甚至是文化领域里的小偷和诈骗犯。当然,人类思想文化和文艺领域里 ,还不能够按照物质经济领域里的“打假办 ”那样去打击他们,但是,我们人类总是能够找寻出办法去打假这些打着“知识分子”招牌却本质上是文奸商文贼的人的 。吃用假冒伪劣的经济物质产品 ,会弄死人;那么,吃用思想文化和文艺领域里的假冒伪劣产品,那不一样会害人的么。《走向共和》破坏了人们的正常伦理价值观 ,一个国家个民族一旦没有了是非伦理观 ,内乱,也就不远了!

  笔者认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和其他文艺出版社 ,今后应该取消什么“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任务,文艺领域,承担不起这样的大的文化责任 ,有许多历史评价和看法,就应该被局限在学术领域。老百姓的文艺生活,还是应该来点轻松的小戏 ,这就像老百姓不能够经常吃满汉全席的那样,他们需要吃文艺家常菜,也应该经常吃文艺家常菜 ,不要弄得老百姓在“重大历史题材 ”面前一楞一楞的犯傻 。这里,笔者给大家讲述个小故事,前段时间 ,我在公共场合中遇到一个传播我们那个地方出现非典死人谣言的愚妇 ,我当时辟了她的谣言,她还与我吵闹,说我被共产党愚弄坏了 ,总是想封锁消息。她明明知道笔者不是共产党员,她却如此说,真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可能是她被吓得心理变异了吧。这几天,我们这里的谣言也早没有了,那个傻婆娘也早不造谣传谣了 。今天 ,我又去这个公共场合中,还是这个傻呼呼的妇女又和我凑热闹来了,拖着我讲了半天李鸿章。她说 ,她看了《走向共和》很感动,还要求自己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多多向李鸿章学习;我问她要自己儿子学 鸿章什么,她说要儿子今后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人。看着这个妇女 ,我赶快走开了 ,难道这《走向共和》与“非典谣言”是一般的玩意儿么,就专门哄那些愚夫愚妇么!

  说文艺承担不起描写重大政治历史题材的责任,受过去以往苏联文艺思想影响的人 ,或者说受过中国革命英雄主义文艺创作原则影响的人,是不同意笔者看法的,但是 ,大家去看看中外文艺历史,到底有哪部重大政治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流传下来了!这就是说,文学史就已经无情证明 ,所谓的重大政治题材的文艺作品,其实本质上都不过是当时政治意识形态的产物而已,或者说是附属于当时一些政治理念的宣传工具而已 。极左的政治历史题材文艺作品令人讨厌 ,极右的政治历史题材文艺作品一样令人讨厌,它们,都经受不起历史的检验 ,是在浪费人民的钱财 ,还强行给人们头脑洗澡,洗大澡 。洗得人们的头脑发红与发白。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的《三国演义》不是重大政治历史题材么!但是 ,今人应该明白,中国的《三国演义》,那是空前绝后的重大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 ,那是中国人文艺人使用了1500多年的时间逐步历练出来的一部当今人类世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重大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历练出《三国演义》,是需要许多条件的,如今和今后的人类世界 ,已经没有条件再产生这样伟大的作品了!

  文艺界不是不可以搞一些解构主义的文艺作品,那四川的魏明伦不就利用自己熟悉的川剧搞出了一个颠覆传统伦理观的《潘金莲》么!魏明伦这个人文化程度很低,他且长期生活在一个传统文化底蕴很深厚的边远小城市中 ,这就是说,魏明伦没有现在这些搞所谓重大政治历史题材的人的野心,也不会知道什么世界文艺新潮流 ,但是 ,他这个人正因为长期生活在老百姓底层,所以,他使用中国老百姓的平常伦理原则 ,去颠覆了一些传统的陈旧伦理观,他的《潘金莲》就有相当的价值。当然,即使如此 ,《潘金莲》也是一部烟云作品,所以,魏明伦真正留得下来的作品 ,是他的另外一些表达人性和真理的普通小戏 。笔者之所以举出魏明伦的事例,就是要告戒一些剧作家,特别是像湘剧专业作家盛和煜这样的一批地方戏作家 ,要耐得住寂寞,不要被一些“文化工业”的奸商们导引到地下文化黑工厂中去制造伪劣文艺产品,不要去贻害老百姓!剧作家 ,应该老实做人;做老实人 ,这,是好剧本好作品的基础!写不出好作品,没有关系 ,至少不要去炒卖那些伪劣文艺产品,这,也是文艺人的基本操守原则。

满汉全席 电视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